乱花渐欲

什么都看什么圈都混不起的老咸鱼
万年热血主角控
#亚德雷特桑是我的新娘!#

随笔


说来每年的元宵当天,我们都会傍晚出门,日头下沉的早,早春的风也还有些寒意,顶着沉下来的天,我和她们在老街那边的广场上汇合,等待舞龙的表演。
这是每一年都有的节目——拱着狮子的,组合撑起长龙的,在广场上跳跃游走,又爬到高高的杆上,让远处的人都能看见那条盘旋而上的长龙,伴随着密集的敲锣打鼓声,气氛变得欢快极了。
大家都会争先恐后的往前挤,我们往往就去找附近的高地,远远的看,总是只能看到个头顶,和大部分人一样,瞧到的只有热闹。可就算如此,年年人依在。
这倒让我想起鲁迅先生的社戏,想来在更久之前,我们的祖辈们也是这样每年来看仅这一次的舞龙的吧?
还是说南方江边的古镇总有这种风情?
天黑的很快,看完舞龙,我们说着话,抄老街的小巷子里的近路,往江边走去,路上有些许左右屋舍渗透出来的光,是仍住在老街的人家的暖光的灯,通过雕花木质大门门顶的花纹空隙漏出来的,幽幽的照着我们前行的路
等穿过老街,就到了江边,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有许多人在河边放孔明灯,橙黄的灯带着大家的心愿络绎不绝的飞向天空。我们会闹腾腾的相互皮,打趣,也在灯纸上写下我们的心愿,看着它们一个个的越飞越高,那些心愿想必也载着清风到银河里去了吧。
那幅江面上升起诸多孔明灯的情景,是元宵中最深的记忆。
只可惜今年无法见到了,放假的日期出来,元宵之前就得返校,就见不到舞动的龙狮了,听不到敲锣打鼓了,也不能在江边放飞孔明灯了,那心愿也无法和同伴们笑着相互商量着写下了,幽长的小巷子怎么办呢,它会怀念今年没能去走的我吗?
心里空落落的
想来无眠

评论
热度(3)

© 乱花渐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