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渐欲

人间不值得/沉迷学习/我画画太差被关起来了.jpg

【汉亚/六花六卷衍生】爱与谎言的假真



唯有爱与演技是人生必须——无花果
就是这样,喵——汉斯

1
亚德雷特觉得现在的状况很不妙,心里仿佛有一百头草泥马“嗷嗷嗷”的跑过。
想他何等根正苗红的少年,好不容易在冒险中拜托了无花果强行安上的“脑残痴汉病娇悲剧男♂”的称号,本该是继续他中二(划去)酷炫而孤独的复仇之路,打倒魔神,完成复仇少年打败魔神成为英雄的热血篇章,而不是在这里玩谁是卧底的脑残游戏,还把自己整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作大死……
这么一说,他想起他都好多天没洗那天然渐变的长发了!
不对!现在不是头发的问题!
汉斯·翰普缇,这个模仿猫的扭转乾坤的超强杀手,狂放不羁的敏锐冷血观察者,正压在他的身上。汉斯纤细的手有着巨大的力气,这点亚德雷特早有印象,现在那手正扣住他的双手,使其无法动弹,灰蓝色头发的男人正把头埋在他的脖颈处蹭来蹭去。
明月如刀,夜色灼灼。
一般这种情况,不熟悉他们的人大概会以为他们两有一腿
而熟悉他们的同伴会认为“卧槽这两个人竟然有一腿!”
不!事实并非如此!
让我们把时间倒退到5个小时之前,正是亚德雷特醒来与众人摊牌结束之时
六花不再信任亚德雷特,亚德亦变回以前孤傲♂冷漠的样子,想必同样不信任众人,能否一起结伴前往落泪乡都是问题,还有芙蕾米身为黑之徒花的影响不容忽视,尴尬之际,某处传来了“咔嘣咔嘣”的声音——
原来是汉斯嚼着无花果……
嚼着无花果……
无花果……?!
“等会?!汉斯,你手上的无花果是怎么回事?!”莫拉猛的站起,一脸的卧槽。
“诶……你说这个?”汉斯毫不在意的边嚼边说,“啊,这似乎是无花果在每个一号凶魔身体里都有安装的冒牌货喵~”
莫拉皱起眉,责问道:“……你饿疯了吗?要是有什么问题怎么办?!汉斯你太大意了!”汉斯摆摆手:“安啦~就算有什么无花果也已经死了,顶多是暂时性的而已,我呀,现在真的是看到这玩意就很生气喵……”
沉默的亚德雷特有印象,那是无花果从本体分裂出来的假货,大概带有1/1000的微小的“本”,加上无花果已经死了,的确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当然,他什么都没说出来,他现在只想静静/手动再见
最后大家决定从现在,即傍晚开始,各人做好各人的打算,明早彻底决定摊牌一切。
然后亚德雷特与戈尔道夫、芙蕾米发着呆望天,茶末、公主和汉斯闲着玩,莫拉和洛洛尼亚在打坐,一时间气氛也算融洽……个屁啊!尴尬死了好吗!
就算都这么想,众人也都傲娇的不开口,就这么到了晚上,亚德雷特决定换到山洞外去发呆,反正离不开“永恒蓓蕾”,也没人说什么,随后,汉斯也双手枕在脑后哼着歌走出山洞,说是出去散心。
然后,莫名其妙的,发着呆的亚德雷特就就被汉斯扑倒了……!
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你就出现在我身上了啊?!
回到现在这个情景
亚德不敢大声说话,只用正常音量质问着:“汉斯?!你在干嘛?!快起来!”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放开我”这种话能有用才怪呢。
于是亚德雷特开始挣扎,然而天才与凡人的差距又摆在那了,丝毫无用的抵抗反而让汉斯不满的咬了一口他的脖颈,末了还舔了一下。亚德浑身一颤,表示生可忍熟不可忍,不阻止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掉三观的事,真打算使用秘密武器时,一声压抑着的惊呼传来,随即是什么掉在地上的声音,两人光听声音就马上分辨出那是剑——
兔耳头盔米白长发的少女站在那里,惊讶的捂住了嘴,随即她赶紧捡起剑,弯下腰快速的说道:“真是对不起,没想到二位……你们继续,我先走不打扰你们了!”随即马上转身就要离开
亚德雷特心里伸出了尔康手,赶紧叫住她,“不——!娜榭塔妮亚!不是这样的!你快帮我拉开汉斯,他好像不太对劲啊!”娜榭塔妮亚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发现似乎的确是亚德雷特被汉斯压制着……?这是为什么?
于是众人再次在山洞聚集了,汉斯和亚德坐在同一边,汉斯几乎要把亚德整个人都抱住了,不,准确点说就是已经抱住了他,紧的割都割不开,还跟个摆钟似的晃来晃去。比起汉斯的愉悦,亚德则是一副生无可恋与嫌弃并存的僵硬状态,众人则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所以说……这是什么情况?”莫拉面色纠结的问道,大家都望向娜榭塔妮亚。
娜榭塔妮亚耸耸肩,摊开手表示不知情,“谁知道呢~?我一出去就看到汉斯对亚德雷特桑……嗯,欲行不轨?亚德桑让我帮忙拖开汉斯,但汉斯很执着,我也只能做到带他们进来这种地步了。”她停了停,突然笑了一下,“这还真是有趣。我都不知道汉斯喜欢亚德雷特桑呢~”
“开什么玩笑!”
同时发出这声音的是亚德雷特,茶末,洛洛尼亚。芙蕾米的眼神同样表达了这个信息。
“我想……这应该那个无花果冒牌货的原因。”亚德雷特挤出这几句话,“虽然稀少,但的确有者本源。”
“然后,无花果的能力,除了强化,就是控制爱意。”莫拉接道。
茶末晃了晃头,“那为什么是亚德雷特啊?”
娜榭塔妮亚摸摸下巴,露出常见的那种俏皮笑,“所以说,果然是因为汉斯本来就有些喜欢亚德雷特桑的原因吧,爱意得到了强化什么的。”
“别说这种恶心的话。”亚德嫌弃道,汉斯不满的“喵”了一声,又咬了一口亚德的脖子,随即亚德又是一颤,表示如果不是汉斯随时可能爆发出恐怖的杀意他早就把秘密武器糊汉斯一脸了。
一直沉默的戈尔道夫说出了几个字“圣者,之血……打败……无花果,这个,也有……?”
意思是亚德雷特的圣者之血进入无花果的身体摧毁了它,分身的“本”也侵染上了亚德的血,所以奇妙的将爱意指向了亚德雷特。
这么一想,也只有这个原因了。
亚德雷特显得很是受打击,那种把人变成脑残痴汉的感受他最清楚,现在……他就被这种人缠着?!还不知道尽头!
“啊啊,没办法呢~谁都不知道怎么解决吧?”娜榭塔妮亚发出夸张的声音,“反正是暂时性的,就劳烦地上最强的先生忍忍咯!”
莫拉叹了口气,也无能为力,只能就这样了吧,但是……
“那个,汉斯?”莫拉问,“如果我们最后分开各走各的,你是和我们一起,还是和亚德雷特?”汉斯抬起头露出一个笑来:“当然是和亚德雷特了吧?他可比你们有趣的多啊。”
洛洛尼亚马上接上:“那,洛洛尼亚肯定也是会跟着亚德桑的!绝对!” “喵,洛洛尼亚不跟过来也没关系。”汉斯显得不太高兴,“只有我跟着就挺好的,嗯。就是这样喵。”
“开什么玩笑啦!猫先生一个人走掉什么的!”茶末激动的大叫,“茶末绝对不会放过猫先生,绝对要一起走!”
戈尔道夫也掺一脚,“如果……分头,我跟,公主。”
简直是菜市场一样乱糟糟的情况,不能让它四分五裂了啊。
结果最后只能达成一致,暂时还是一起前进。


亚德:“等等,你们能不能先拉开汉斯?!”
汉斯:“……喵?”(回头盯着众人咧嘴一笑)
众人“……我要思考/打坐/忙了。”
亚德:“……”


我只负责脑洞,如果第七卷啪啪啪打脸……那我也不管哼!
引很重要
汉斯绝逼是大腹黑,亚德还是个少年阿……「远目」,不要太相信他哦

评论(5)
热度(41)

© 乱花渐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