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渐欲

梗炸/妄想/手残/懒癌
万年热血漫主角控
#亚德雷特桑是我的新娘!#

【汉亚/六花六卷衍生】爱与谎言的假真2

2(过渡章)

为了解决黑之徒花的问题,第二天清晨,众人出发再次来到了无花果建立的命运神殿寻找线索,发现房间内持花圣者已然不见,却留下了椅子和锁链的圣具
莫拉表示可以通过神殿秘术连同这圣具将芙蕾米暂时封印,切断黑之徒花与圣者们的联系,只不过估计封印后芙蕾米将无法行动,事后也没有完全把握解开封印,除非持花圣者死亡。
“所以说,你的选择?芙蕾米。”
“啊……?哦……就这样吧。”干巴巴的话从芙蕾米口中传来,一副就算是说“你去死吧”也是一样的“啊哦”的生无可恋的样子,也难怪,她和亚德雷特作为变态的直接受害者冲击是不同寻常的大。
亚德雷特亦没有反应,心里大概也是“我们曾那样相爱过”“但都是虚假”的百味杂陈,两人分开各自想想总归是好的
嗯,尤其是对说着“杀了就一了百了了嘛”的倒竖着金瞳的汉斯来说。
也不是没有想过汉斯是在恶作剧,但亚德雷特自认自己绝做不到装作对一个有危险的人……报来抱去……蹭来蹭去……又舔又咬……还一脸自然!偏偏被一个杀手近身他根本不!敢!动!
于是亚德雷特第十三次红着脸愤怒的向汉斯重申了:“汉斯,你克制点!回想一下之前我的经历,现在你只是暂时中毒了,等你清醒了肯定会羞愧到挖坑的!”
汉斯不为所动:“我觉得我很清醒喵~只不过是从以前的想变成现在的做哦?”
“……你中毒不浅。”
“嗯!你是毒喵~”
亚德雷特捂脸。
芙蕾米表示心好累她想快点锁进去静一静/手动再见
看着面色通红又动作僵硬的亚德雷特,娜榭塔妮亚摸了摸下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微笑,多兹见状心呼不妙不留痕迹的移开了几步。
果不其然——“呐~亚德雷特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还不是什么正经事,不过看在可以不去注意身上人形挂件的份上,亚德雷特默默的用眼神表示“你问吧”
“亚德桑还是童贞吧?”
噗——几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还伴随着咳嗽声。
亚德有点维持不住他孤傲♂冷漠的脸,一字一顿的说:“怎么了吗?”成为大魔法师的神圣道路你们这种现充怎么会懂!
娜榭塔妮亚笑容更盛:“没什么哟~这样的话……”
“我就捡了大便宜了喵~”汉斯笑得咧开了嘴,扳过亚德的头对视着,“呐,亚德,来做吧?”
亚德·童贞·雷特:“啊?做什么?”
汉斯,笑
娜榭塔妮亚,憋笑←然而破功了
莫拉听不下去了,觉得这样下去可能会对茶末·未成年少女·她干女儿·罗素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各种方面都是,决定制止这个话题——
“诶~这么说,公主不是处女了吗?”茶末摇摇手中的狗尾草歪头问
莫拉,三观,卒
先回答的不是娜榭塔妮亚,而是她忠心的骑士,戈尔道夫:“怎么可能!”隐约有杀气。
“那可不一定哦~”娜榭塔妮亚笑道。戈尔道夫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眼巴巴的看着公主。少女晃了下头,又慢慢说:“当然是骗你的啦,我可没打算为政治利益和渣滓们交易呢~” 戈尔道夫这才回到那恋爱白痴的面瘫样,周边开满了小花。紧接着:“啊,刚刚那话也有可能是骗你的啦~” ——花枯了。
不去看几乎要哭出来的戈尔道夫,娜榭塔妮亚转身招呼亚德雷特:“看到了吗,亚德雷特桑~?” 刚反应过来的有些羞愤的亚德怨念的看向她,娜榭塔妮亚接着往下说:“这才是对心怀爱恋之人的正确用法哦!”
亚德:啊……哦?←思考
汉斯:……要找机会解决这个女人
见两人都陷入了迷之沉默,娜榭塔妮亚也不再开口。众人也默默的完成了准备,向落泪乡进发了。

评论(4)
热度(31)

© 乱花渐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