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渐欲

梗炸/妄想/手残/懒癌
万年热血漫主角控
#亚德雷特桑是我的新娘!#

【六花】七年之痒 /汉亚


观前注意

※ 史密斯夫妇观后衍生

※ 双杀手互不知情设定

※ 现代架空

※ he


第一幕

请问两人的姓名?
“汉斯·缇普翰。”
“亚德雷特·麦亚。”

嗯?两人的姓氏不一样?
“同性婚姻可还没普及。”
“以及我并不想丢掉自己的姓。”
“你总是喜欢在一些奇怪的小事上执着。”
“恕我直言,那是你。”

婚姻有多少年了?
“五年。”
“六年。”
“……是吗?”
“……”

行房次数?一周大概有多少?
“嗯……大概……”
“不,这点我想没必要回答。”

感情怎么样?我是说对婚姻的满意度,按1到10计算的话?
“7。” 【同时】

那么

——————5、6年前——————

圣弗洛伦萨,郊区,别院

警笛长鸣,刺眼的红光在各个地方闪烁着,前几分钟还富丽堂皇的大厅中还是一片灯红酒绿的情况,身着礼服的宾客们在乐团的伴奏下翩翩起舞,或举杯交谈

忽然巨大的吊灯却突然传来爆破声,一个浑身是血的身体掉下,被装饰用的彩带挂着勾住,生生将正对着的一位女士吓的尖叫一声晕过去,众人都来不及看这人是谁,纷纷作鸟兽散状,惊慌的逃离大厅

待守卫们赶来一看,这具尸体正是举办宴会的主人,安德烈家的家主大人。

整个别墅群被令人讶异的速度封锁,展开搜查

一些人却心中有了数

安德烈家族的家主大人有一个兄弟,势力极大,与其有着众所周知的夺权,双方处处争锋相对,不管是不是他策划的,只怕这次的最大赢家就是他了

然而在搜查过程中很快又出现了一具尸体,在图书馆中,家主的兄弟的尸体安静的躺着,与家主的遍体鳞伤不同,是脖子处一刀断命

这就很有意思了

守卫领头推测出杀手应该是单独行动的人,要将这次宴会中独自行动,没有伴的人排查出来


“先生,请问您是?”守卫冲着门口偏处一个独自一人的身影问到

那人回过头,过长的刘海看不清眼睛,笑嘻嘻的回答:

“我?我是格陵兰家小姐的保镖喵。”

“先生,女士们早就撤退到我们夫人的别墅中去了。”守卫开始向他靠近

“噢……”他的眼睛在刘海下左右移动起来


“您是……医生?我之前没见过您。”不远处,另一个守卫也向一个落单的、穿着白大褂的人询问着

“是的,心理医生。您可以问家主的私人助理,前几天过来为这家人会诊的,还没到约定会诊结束的日子,就发生了这种事。”自称医生的红发青年皱眉答着

守卫追问道:“您也来参加舞会了?怎么一个人?”

“当然参加了……我……不是……一个人……”青年语速不可察觉的慢了点,余光扫向周围


似乎相互看到了对方,目光交汇了三秒,刘海过长的那人露出一个笑容,红发医生也向那个“保镖”走去

“我不是一个人,噢,总算等到他了。”

“嘿,还好看到你没事喵。”

两人挽着手离开了,守卫见状也不好多问


别墅群封锁,所有人都还不能出去,只能在别的别墅里头休息,两人一起要了一间房,依旧挽着手走了进去

门缓缓关上,“保镖”扑到了床上,看向另外一人说

“汉斯。”

正在喝水的医生回头一笑

“我叫亚德雷特。”


老天,这人可真好看。汉斯不禁这么想。


参加宴会大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也不好扣着,第二天便都离去了,只有一些嫌疑大的还在被跟踪观测着

例如汉斯和亚德雷特两人

从表面上看,两人似乎陷入了热恋,每天都形影不离,又似乎真是如此


游乐场里

“嘿,你觉不觉得那个熊本熊很可爱?三米长诶!”亚德雷特兴致勃勃的指着射击处的奖品

“你要去打一下喵?”汉斯问

“试试吧。”亚德雷特摩拳擦掌道,“我可是地上最帅的人!”

得分:0

亚德雷特有些尴尬的笑笑:“看来最近没怎么运动了……医生嘛……”

“诶?可是再怎么运动都没用吧,你这小身板喵呼。”汉斯毫不客气的嘲笑道,接过仿真塑料枪,单眼瞄准起来

十发全满分

接过熊本熊扔到了亚德雷特身上,整个人都看不见了的亚德大喊:“喂喂哪有你这么丢的啊!竟然还有点重!”
等将熊移开后,汉斯的身影却不见了

亚德愣了愣,干等了一小会,又看了一眼射击台

“老板,再来十发子弹”


亚德一手一个巨大的熊本熊不禁觉得有些微妙,一会看这只,一会看那只,人群之中格外显眼

最后他拿起自己打来的那只,叫住了一个路过的小女孩,在小姑娘受宠若惊的表情中把玩偶系在了她身上

过了一会儿,汉斯看到的就是抱着熊本熊坐在长椅上的亚德,被熊淹没不知所措,还挺可爱的,衬的人都小巧了许多

亚德也看到了走过来的汉斯,问:“你刚刚去哪儿了?突然就不见了。”

汉斯摸摸头,漫不经心的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会来找我的,看你没来就去了厕所,慢吞吞的回来了喵。”

他放下手,不经意的把多出一道刀痕的袖口背在身后,不让亚德察觉

……


不到三个月


“什么?!你要结婚了?!和一个男人?!”同事娜榭塔尼亚一脸惊讶,“而且你们才认识三个月?”

说完她的击剑越发的快速凌厉,晃动出一片炫丽的反光,亚德左右闪躲着,随意得不当回事

“是啊,我们之间相性很好,契合度很好,虽说他有些小毛病,比如我不理解为什么说话要像小姑娘一样加喵,不排除他觉得自己挺可爱的,又比如说懒,可我还算勤劳,这就够了。”

娜榭塔尼亚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你为什么突然急着结婚,明明都单身了那么多年,你了解他吗?别忘了你的工作。”

“没关系,他是挺有名的摄影师,为很多知名周刊工作,总是要到处出差找素材,这很方便。而且我觉得我需要稳定下来。”

亚德面色不改的说着,一脚踢向娜榭塔妮亚,鞋底的弯刀冲出,娜榭塔妮亚向一旁夺去,迎来一记绑着尖刺的肘击,后退中用剑撑起,差点摔在地上

“不不不,你们才认识三个月!我哪怕谈三年的人,都不会去结婚同居。我保证你们同居三个月就得分手。”

剑撑起的瞬间娜榭塔妮亚一个后空翻用脚尖点了一下地,就立刻疾冲过来

“你为什么总要纠结三个月这一点,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可以有不错的未来,稳定得像你和戈尔道夫一样。”

亚德闪躲间有些腾不出手来拿道具

“我和戈尔道夫可不是情侣,情侣的关系要复杂得多。”

“……天哪,你们不是情侣?”

“你不是知道我已经换了42任男友了?”

“我以为你脚踏两条船。”

“得了吧,我可是很专一的。”

“可怜的戈尔道夫。”

“比起这个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搏斗技术还是这么烂啊。”

娜榭塔妮亚用剑尖恰到好处的点着亚德雷特的脖颈大动脉,笑着说。

她收回剑,跳下击剑台,道:“算了,你爱结婚就结吧,我就当看看热闹。”

亚德一人坐在击剑台上,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脖子,不可察觉的叹了声气

“果然,天才和凡人永远是有差距的。”


某知名周刊编辑部

总编看完档案袋中的照片,站起身表示感谢:“这次的照片还是这么令人震撼,汉斯先生您真是天才。”

“喵哈哈,是吗?”汉斯笑着,又说,“不过接下来的三个月我都不会再来了,我要结婚度蜜月了。”

总编一脸震惊,汉斯?结婚?这个总是邋里邋遢感觉玩行为艺术的诡异的满世界跑的摄影家?这都可以和人结婚,我怎么还会单身?!

“对没错,我这么奇怪的人也会结婚的哟。是个大美人呢,心理医生,总是到处会诊,我想我们可以相互理解。”汉斯向外走去,挥了挥手,“就是这样喵,再见。”

而且这是个多好的伪装啊

另一个城市角落的老街道处,原本总有东西投入的消火栓的细缝上贴了一张纸:“度蜜月,暂不受理业务。”

慕名而来的人不禁黑了一张脸,半晌不知作何反应


——————5、6年后——————

“汉斯——从天台上下来!”亚德雷特喊到,“晚饭都做好了。”

不到一分钟汉斯就出现在了餐桌旁,亚德将晚饭端上来,说:“不要让我总觉得我像个母亲一样,你是在外玩疯了不想回来的小学生吗?”

汉斯举手投降道:“是是是母亲大人,知道啦——”

“你总是这样,最近甚至还把没洗的袜子塞到沙发缝里!”

“不!我没做这种事喵。这么多年我做不好的事不都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吗?”
汉斯马上叫冤。亚德冷冷的回答:“你很骄傲啊?”

“我没做的事是不会承认的喵。”汉斯边吃饭边说,“鱼里放了青椒?”

“对。你总是在奇怪的事上执着。”

“比如你坚持要留在这的新买的蓝色窗帘?”

“你果然不喜欢?”

“我只是以我的审美来说,它不太适合这里喵。或许适合我祖母家。”

“是嘛大艺术家,无偿退换时期你怎么不说。”

“我怎么清楚喵。”

汉斯用刀叉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餐碟,说:“待会我出门去下自动营业厅。”

亚德盯着他:“不要。我好累。”

“这周都周末了,才四次。”汉斯站起来走向亚德,拉着他尾端微黄的红发,拖长了语调,像是在撒娇。

“不要。”

“……啧。”

评论(1)
热度(39)

© 乱花渐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