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渐欲

梗炸/妄想/手残/懒癌
万年热血漫主角控
#亚德雷特桑是我的新娘!#

【神日】至兄长大人 2


2


※双生子设定,从出生起就是人体实验的一部分

※走原著剧情,有改动

※轻微狛日,日七

※思维混乱注意



“我啊,有一件不论怎么都想让神座前辈看到的事情哦。”

“关于,另一半希望的事。”

放学路上的小巷里,女孩咧开嘴角说道。不远处火车呼啸而过,吹动两人的长发,格外鲜艳的晚霞渲染出压抑的气氛,令人有些窒息



————————————————


学院后的广场,日暮西沉,几乎没了人影,黄昏投下一片宁静。独一个少年向广场喷泉前长椅上坐着的人跑去

“抱歉,今天是我值日,有等很久吗?”日向急匆匆的赶来,喘着气说着

正在低头玩游戏的穿着猫耳外套的少女抬起头,微笑着说:“没关系的,我差不多猜到是这个原因了。”

七海千秋,超高校级的游戏家

日向在长椅另一头坐下,从书包里拿出游戏机,说:“RM社的二代i womdar我卡在了第八关,果然还是得拜托七海桑了。”

“啊,那一关的出口是假的,要自己造的说。”七海顿了顿,似乎有其他很想说的事,“那个,日向君,今天我被选成班长了……”

如果没记错,七海和神座是同一个班级的。日向有点惊讶,随即笑道:“那不是很好吗?果然七海很厉害啊。”

少女抿了抿嘴,将外套的帽子戴上,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好……大家都是很好的人,但很难契合,尤其是神座君……”

的确,正式学科的才能者很多都有点奇怪,很何况,还有完全不合群的神座在,日向不禁有点担心

“但是总归是改变了吧?我相信七海能做好的。”日向在黄昏的光晕里注视着她,神色柔和,“因为我,就是因为七海才转变的,因为七海……才有了希望。”

七海呆楞了一下,脸有些红,连忙摆手:“没有的事!我原先也是很孤僻的,不喜欢和人接触交流,因为日向君我才能走出去,却反过来说我给了日向君希望什么的……”

似乎察觉到气氛有点微妙,日向也赶紧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总之七海只要用心去做,大家都会认可、喜欢七海的。”

“嗯……嗯,我会加油的。”

一时无言

“那个……玩游戏吧?”

“啊,好的。”




喷泉的背面,神座出流安静的站立着,听着对面的话语、游戏声一动不动,神色如常

天色暗沉,霞光胜火,红眸浓郁的仿佛沉降着血液

直至一个小时后,两人离开,江之岛盾子才从树林里走出来,罕见的没有说很多废话:“很有趣对吧~互相给予希望的两人,让人想要赐予绝望啊。”

“三天后的晚上,还有一份甜点在主校舍,还请神座前辈务必光临哟w。”




————————————————

学院雕像处的地下室,江之岛盾子双手抱在脑后坐在监控画面前,哼着歌

战刃骸将各个武器分配到包裹里,准备着杀戮游戏的器材,不太放心的问:“盾子,神座他真的会来吗?”

“当然咯。”盾子晃了晃头,“因为他在不安啊~”

战刃骸皱了皱眉:“因为日向创?老实说我不觉得这个人很重要……太平常了。”

盾子眼神一闪,“咚”的一声弹起来,装束瞬间换成了单马尾加眼镜,扬着不知哪来的教鞭,敲在某个监控频上——

“神座出流——人造超高校级的希望,在最初被创造出来时并没有料到是双生子。

才能出众的神座前辈,平凡的日向创,乍一看实验成果集中在了神座前辈身上。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不是那样的——!!!(净TM扯淡!)

在我看来,实验一直都没有意外,超高校级的希望,不只是神座出流,而是「双生」

任何一方都不能算是希望,甚至很有可能诞育出美好的「绝望」

这一点神座肯定也意识到了,他珍贵的另一半正在独立,正在从他身上剥离,正在自己走向希望,而即将被抛弃的神座前辈——”

盾子又单手拿出手绢擦拭着并不存在的眼泪,露出满怀恶意的湛蓝眼瞳,愉悦的说:

“一定很想拿回属于他的东西吧。”

话音刚落,教鞭“哐”的一声击入监控画面内,屏幕碎裂开来

那是一片泉水长椅坐落的广场

宁静得仿佛不会有人到来


————————————————

现在是凌晨2点。日向创坐在沙发上,焦急的看着时钟,手不安的绞在一起

今天他照常回到家,却没有看见神座。神座向来不喜欢在外面闲逛,更没有兴趣留在学校,几乎次次都比日向要早一步回来

刚开始只是疑惑,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日向变得焦躁起来——不对劲,就好像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神座从来不会让人担心,没有人能伤他。可现在日向却忍不住在担忧,这是属于双生子的预感

终于玄关处的门传来声响,日向马上冲过去——

“出流你……?!”

神座还是那张神色不变的面瘫脸:“我回来了,哥哥。” 他的右脸颊上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额外刺目

日向当然知道那不可能是神座的血,就像被泼了一头冷水,他面色有点凝重:“方便告诉我,你做了什么吗?”

“……看了一场无聊的表演。” 只有日向的问题神座才会全部回复,而他向来不说谎,“哥哥最近就不要去学校了,我会帮你请假的。”

他顿了顿,又加上一句:“这些天,还是哪里都不要去了,尤其是学校。”

不出意外的话,那个绝望厨女人会想要大闹一场,整个学院都会被波动。重要的是,那个女人知道日向对自己的意义,才敢利用他。

但只要日向不陷进来,这场游戏,谁利用谁还是未知数

沉默了一下,日向没有拒绝,某种意义上来说,神座是他最值得信任的人,这个建议定然是为了自己好。但是……

“嗯,我知道了。明天我再去一天吧,就一天,请假我可以自……”

“不行。”

神座冷静的盯着他,不容反驳

这样坚决的态度只会更令人不安,日向强撑着笑了笑:“不会有问题的,出流。我只是要去和朋友说一下……”

深红的眼睛颜色和血迹越发相似了。神座慢慢走近日向,说:“我会帮你向她告别的。”

话音刚落,神座扬起的手刀落在日向的后脖颈上,随即抱住了倒下来的日向, 手指点在日向温热的唇上,垂下眼眸

“永恒的告别。”


————————————————

七海千秋独自一人停落在黄昏里良久,直至夜幕降临,她放下手中的游戏机,叹了声气

“日向君,今天没有来呢。”

评论(2)
热度(87)

© 乱花渐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