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渐欲

人间不值得/沉迷学习/我画画太差被关起来了.jpg

【神日】至兄长大人4

4

为了合剧情我脑容量有点不够用了×,短小注意)

※双生子设定,从出生起就是人体实验的一部分

※走原著(绝望篇)剧情,有改动

※轻微狛日,日七

※思维混乱注意





一切都是为了希望。——狛枝凪斗

我会成为希望。——日向创

————————————————

“哟——?日向前辈在吗?喂~?”一阵暴力的砸门声后,江之岛从门栋处探出了头,左右打量着房间走了进来,毫无诚意的继续说

“我打扰了哦~呀,日向前辈可真难找啊……诶?”

江之岛盾子有点奇怪的看着面色平静的日向创,有点惊讶于对方的坦然,“完全不好奇?好奇怪呀。明明被可怕的神座前辈软禁着,看到我这种冒险相救的热心少女竟然毫无反应连以身相许都没说什么的——”

“够了,有什么目的就直接做吧,我一直在等着。”日向长舒了一口气,神色坚定

“讨厌啦这么直白!”江之岛盾子的表演型人格无论什么情况都不停歇,“人家只是想来找日向前辈看场电影而已啦——啊,这可不是约会噢可别想多了!这种事还是要循序渐进的呢!”

说着她毫不避讳的坐到床上,掏出手机对着日向创:“要看吗……?”

那是正式学科的人,唯一缺了的一个,正在视频中的视频里前行

无论怎样,不能再逃避了,不管前方是什么

日向眼神更加锐利,咬牙看过去

不是为了那人口中的希望,而是七海所真正传达出来的光明——

……纵使七海已经死去

在视频里得知这个事实的日向浑身颤抖,咬牙低头,看不清神色

“啊啦这是怎么了?这可不是悲情片啊~” 江之岛的语言还是依旧恶劣,她凑近日向,笑道:“对了!为了纪念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如此绝望而美好,来拍合照吧?”

随着镜头的拍摄,笑容满面的盾子和看不清神色的日向传达到了天台的神座眼底,还有一句刺眼的文字——

和日向前辈的第一次约会~☆

那家伙……神座的脸色不可察觉的变得阴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赶去

另一头,日向终于抬起头,冷冷的说:“于是?你的目的?”

啊……果然绝望是美好的混沌,总是会出现这种无法料到的事。被冷漠对待的江之岛盾子完全没有不悦,神色反倒有一丝餍足,开门见山道:“我啊,想让全世界都陷入到绝望之中。如你所见,有了七海前辈的奉献,相信各位前辈会很努力的建设绝望吧?”

“但是,还有一个——为什么就是无法让神座前辈也陷入绝望呢?我原先以为他在意着七海千秋,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日向前辈的原因。”

“那么,关键果然在日向前辈身上了吧——从我找了这么久也能看出来。所以,我其实是不想让七海前辈死的哦,七海桑在救助日向君吧?只有日向君脱离了神座,才能让神座前辈绝望吧,推动了七海死亡的是神座前辈才对——真是对分呢,为了自己完全不顾日向君嘛。”

“但他知道,一旦日向君知道是他推动这一切,最后两人不似从前的结局也是一样的。所以,我被他利用着,利用着杀了七海,而他看起来毫不相关——啊,当然是我自愿被利用的哟!”

“唯一的破绽是他没有帮助同学,但这很好糊弄嘛——‘无聊’,这一句就够了。”

江之岛盾子毫不避讳的吐露着这些隐秘的话,看上去毫不在意,目光却没有放过日向的任何一个表情

但日向太平静了,就像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般的平静,如果是常人肯定会觉得可怕吧,但盾子感到十分有趣

她的话还没完

“我呢,打算……”

却被日向打断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觉得我对出流很重要,但如果让我怨恨、离开出流是你的目的的话,你的确做的很好,如果你觉得这样能将出流引入绝望的话。
所以——来做个交易,或是说游戏吧。”

江之岛盾子的笑容更盛,太有趣了,日向前辈也好,神座前辈也好

“什么游戏?”

“一个班级的,包括我和出流的游戏。不会让你亏了的游戏——”



————————————————

“是日向君?”

刚和七海打完游戏走在回家路上的日向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回头一看,是一个面熟的白发少年

“是的,你是?”

狛枝摆摆手,笑道:“啊,果然像我这种卑微而渺小的存在很难被记住呢,我们见过的哦,在超市。”

日向这才完全记起来:“啊!是……幸运君?” 原谅他实在对名字没什么印象

“是狛枝凪斗,嘛,这不重要啦

我刚从某个小岛上回来就来找日向君了呢,能不能和我聊一下呢?”狛枝的话很礼貌,语气却有点不容拒绝,“嗯,而且是有关七海桑的,不能让神座君知道的话啊。”

这句话显然很有用,日向被勾起了兴趣,但还是问了一下:“能告诉我大概是什么话题吗?”

“关于绝望、希望和一个阴谋的话题。”

“或许最后能拯救我们的只有你了。”

评论(2)
热度(73)

© 乱花渐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