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渐欲

人间不值得/沉迷学习/我画画太差被关起来了.jpg

【酒晴】久而久之

#就是个脑洞扩展,很短,关于姓癖(感觉我的思想很危险)

#所以说不定还有别的cp( 关于晴受)

#希望有大佬能对这个词有灵感从而产粮/土下座

#一点肉汤,大概没事?


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其实绝大部分人都是有姓癖的,一些小爱好都属此类

如果不算严肃的来讲,安倍晴明觉得,酒吞童子一定是有暴力倾向的姓癖,为什么?你以为他们是怎么做起来的?还不是莫名其妙的打着打着就滚成了一团

更确切的说,是酒吞童子常年被红叶吐一脸口水,深感愤怒,然而不能动女神,于是来找他打架

第一回还是因为喝了酒,也许是不太清醒,被那盛世美颜晃了神,扭打之中愣是滚在了草地上,酒吞鬼使神差的就咬上了晴明的脖子,然后是锁骨,晴明惊恼间的反击也只会让他有种“我这暴脾气还就要上你了怎么着”的反应,衣衫不整,肌体纠缠,越发不可收拾

这孽缘的起暂且不做过多回忆,之后不知为何,只要酒吞再来找晴明打架,最后总会演变成打上了床,说来荒唐,可两人也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还是碍于什么原因,都不挑明了,就将就着这种情况

只不过果然还是太变扭了,你说吧,要做就好好做,要打就好好打,边打边做一两次是情趣,每次都来也太暴力了吧?这导致有段时间,因为酒吞来的比较频繁,晴明看见他黑着脸往这边走都是一阵腿软,转身就逃,然后被追着打,然后纠缠到一起,然后干了个爽,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我说,你是不是不边打边做就硬不起来?” 想到京都那些风月之事的传闻有说到有的人如果不借助暴力是硬不起来,从而热衷扮演“强迫”。晴明莫名的感到一阵寒意,憋了许久还是问了不知为何有又滚到他身上的酒吞童子

如果是这种原因,大概也能解释酒吞为何追不到红叶的原因,毕竟在红叶遇到晴明之前,酒吞童子就在追求她了。

说不定是曾经追到过,却因为这种性癖让对方反感,从而死都不答应再和他在一起什么的……晴明完全陷入到自己的推理之中,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脸色越来越微妙

“哈?!”酒吞童子被对方突如其来的这句话惊讶到了,随即一阵火大,这种要进入的状态下冷不丁的来这么一出,他整个人都要炸了

报复性的一口咬上胸前茱萸,得到了一声闷哼,酒吞用手抬起晴明的大腿,问:“你是觉得我那里有问题?!”随即嗤笑一声,“这种事你不是应该已经清楚了吗?”

感受到酒吞的那器物抵上来,在入口开始摩擦,纵使有了经验,身体还是紧绷起来,伴随酒吞手掌在臀部重重的一拍——“放松点,你想‘杀’了我?”

天知道这种情况下被打屁股是什么感受,晴明脸色越发的绯红,多半是羞恼,也反驳了一句:“换你被上试试?这么用力是你要杀我吧?”

晴明想自己是不是刺激到了酒吞男性的尊严,这要是气坏了,最后受苦的还是他。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要改是不可能了,这还不知道他要怎样证明自己的“那里”健康得很

只能说完事后身上多出了一片的痕迹,大腿和腰部无力到下地就要跪,最后还是被对方打横抱回去的

好在走的后门,丢人没丢到式神和神乐眼里

那么,酒吞童子是否真的有什么性癖呢?其实八九不离十

不是“只能通过暴力”,而是暴力会令他更加兴奋,酒吞童子无疑是强大的、热衷对决、信奉力量的,带点肆虐式的性当然会令其更加兴奋,所以以前他找过的女人多数比较强大,性情泼辣奔放,但她们怎么敢和鬼王动手?

能边打边做,对酒吞童子而言是最棒的存在了吧

酒吞看来,安倍晴明是个很奇怪的人,强大,冷漠,说不定还会狐狸的媚术,明明是情敌,他却觉得他在意乱时眼尾秋波殷红能将人吸进去一样,比红枫更加耀眼,想想自己也真是疯了

细细想来,人类有句话“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岂不是很符合他们的情况?

这样其实也还不赖,酒吞摸了摸肩上被咬出血的痕迹,想还有后背手指甲刮拉出的红色条痕,带着满足的笑了笑



评论(7)
热度(143)

© 乱花渐欲 | Powered by LOFTER